欢迎进入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网站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海外动态
2018中日陶瓷专家,学者在古都西安举行恳谈会
分享到:0
日期:2018-08-28

1_副本.png


2018年8月16日下午,在西安钟楼饭店举行了中日工艺美术行业领导,专家学者及相关媒体人员的座谈会。参加此次活动的有原陕西省工信厅副巡视员张鉴,陕西省工艺美术协会会长张俊锋,陕西历史博物馆蔡昌林硏究员,西北大学宗教造型艺术研究所所长岳钰教授,西北大学现代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高晋民教授,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农民组副组长王东,西安市工艺美术学会会长李涧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耀州瓷传承人李竹玲,陕西省动漫游戏行业协会副会长刘巍,美籍外国专家插画家岳洋,陕西省摄影家协会理事梁西平,中国发布网副主任武美云,陕西省建筑材料联合会副会长周伟,翻译员商建中。参加此次恳谈会的日方代表有,日本著名陶艺大师森岡成好,日本著名陶瓷大师森岡由利子,森岡沙羅,画廊经理高桥台一,国际专修学院院长堀比佐志,堀千惠子夫妇。


2_副本.png


会议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陕西省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蔡昌林教授主持。原陕西省工信厅副巡视员张鉴先生首先致欢迎词,欢迎从日本来中国访问的陶瓷专家和学者,中日两国人民文化交流由来已久,中日友好在很久以前,就有遣唐使来大唐进行学习,以鉴真和尚为代表,为中日两国的文化传播作出了贡献。西安市是13朝古都,历史悠久,而且有耀州窑遗址,陕西处处都有古陶古瓷文化发展的脉络,为了解文化提供了物质的条件。希望两国专家进行深度经验知识的交流以及未来陶瓷发展的研究,愿这次文化交流圆满成功。


陕西省工艺美术协会会长张俊锋女士致辞,请允许我代表陕西省工艺美术协会,对来访的日本专家学者表示热烈的欢迎,陕西是千年古都历史文化悠久,这次交流希望你们能看到陕西的泥塑,剪纸,皮影,这些中国文化元素是艺术发展的源泉,希望通过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使你们能够在艺术方面有一个新的突破。今天恰好是中国的情人节,希望我们中日两国人民都是有情之人,并结出友谊之花。在中日两国陶瓷领域,能够进一步的进行技艺的交流,切磋和合作。


3_副本.png


西北大学宗教造型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岳钰说,非常感谢省工艺美术协会的邀请,参加这次中日两国陶瓷文化交流活动。首先对客人们表示热烈的欢迎,我们中日两国在一千多年的文化友好交往中相互学习借鉴,结下了美好的篇章。虽然我们两国历史上也曾有过不愉快的事情,然而这在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长河中,仅是几个浪花而已。长安是唐代的国都.也是日本奈良,京都曾经学习过的榜样,然而今天的日本是亚洲最发达的国家,又有许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借此机会,愿通过这次相聚,架起更为密切的友谊桥梁,在两国的工艺美术方面进行更为密切的合作。我作为丝绸之路文化艺术研究院首席艺术家,能够参加此次陶瓷技艺的研究和交流非常高兴。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由来已久,我去过132个国家访问。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不同的地域文化,我非常尊敬民族的不同的地域文化。每个民族的文化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民族的文化都是世界的,艺术无国界。希望通过此次中日陶瓷的学习交流,能够把中日两国的陶瓷技艺和艺术,能更进一步的发扬光大。向我们元首习近平主席所说的,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搞好世界各国人民的关系,搞好民意相通。谢谢大家!


4_副本.png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耀州瓷传承人李竹玲说,尊敬的日本同行,会长,各位领导,专家老师,大家好,我来自铜川耀州窑,是李家瓷坊的传承人,今天非常高兴和幸运与大家进行这次交流学习,希望在陶瓷技艺上能有相互交流的节点,取长补短,为中日陶瓷的传承创新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陕西省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蔡昌林教授说,热烈欢迎中日陶瓷专家学者来中国,进行陶瓷方面的文化交流,希望此次交流,能给中日双方陶瓷的工艺美术发展带来福音,为当下人们生活的艺术审美情趣增添新的内容,希望此次交流能继承和传承陶瓷的技艺并进行非遗保护。随着经济的发展,原始的制陶工艺和烧制陶瓷工艺流程已经渐渐失传。希望通过陶瓷的交流,能够引起陶瓷领域和工艺美术行业发展的重视。继承和保护中国的优秀的文化遗产。西北大学现代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教授高晋民说,中国的陶瓷经过了历年历代久远的历史沿革和发展,现在已日渐成熟,但是陶瓷的发展还需要各个专家学者,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艺术上的探索,希望能够在未来的陶瓷发展里,进一步满足消费者对工艺美术行业陶瓷文化艺术的衷爱。中国陶瓷已深入千家万户,从生活中的各个领域都有深刻的体现,小到家里的用具,花瓶,大到酒店的装饰品,艺术品,再到艺术的各个领域和装饰装修。陶瓷已经与中国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中国的陶瓷,陶俑受到了广泛的传播。陶瓷已引起中国乃至全世界对陶瓷艺术的热爱。


5_副本.png


随后日方代表团团长高桥台一先生向大家介绍了从日本来的各位陶瓷专家和学者。通过此次三天对中国兵马俑,半坡遗址,大雁塔,小雁塔,大兴善寺,青龙寺,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参观交流和学习,各位专家学者对中国的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发展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和了解。


特别是通过对铜川耀州窑遗址的参观和制作陶瓷工艺流程的参与,让日本的各位陶瓷专家和学者兴奋不已,在保持了耀州窑原始生产过程的厂房里,曰夲白瓷专家森岡由利子现场演示陶瓷制作的拉坯手工造型过程,她认真,娴熟的专业技艺令再场的中日学者,专家都赞叹不已,她还连连称赞中国的这种粘土是非常好的一种粘土。


中国的这种粘土是非常好的一种粘土,是制作陶瓷的最好的,很稀少的,很难得的一种材料。在日本是没有这种非常好的粘土的。


随后耀州窑著名工艺美术大师梁雅萍带着专家学者参观了耀州窑博物馆,在专业的陶瓷讲解员讲解之下,日本的专家学者一一参观了中国历代陶瓷的八个展馆,瓷器的发明始于汉代,中国陶瓷唐,五代,宋,元,明,清都有专业记载和出土的文物,中国陶瓷是中国的一项伟大的发明,所以外国人才给中国的英语名字叫China,是陶瓷的意思。随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梁雅萍代表耀州窑遗址为日本的专家学者赠送了耀州窑精美的茶杯以作交流和纪念,并且赠送了日夲白瓷专家森岡由利子铜川耀州特有的材质粘土。日本专家学者仔细认真参观了各个工艺美术厂房和制作车间。


6_副本.png


日本专家学者仔细认真参观了各个工艺美术厂房和制作车间,并和耀州窑的工艺美术大师进行现场艺术的交流和探讨,就陶瓷的雕刻技艺进行现场操作,在厂房里有各种各样精美的陶瓷毛胚,形态各异,最奇特的是动物造型和人物造型,陶瓷光泽圆润,花型精美,堪称为艺术品。随后中日专家学者一起合影留念。


日本白瓷专家森岡由利子在采访中说,半坡博物馆内从石器时代到陶器时代跨度很长,发生的生活场景,在日本是看不到的,同时看到石器时代和陶器时代,非常震撼,半坡能烧制温度低的陶瓷,在仰韶时代,半坡就用窑烧了,看到了用窑烧制的时代很早。日本在前汉后汉,才开始用窑烧制,窑温高能烧出黑色的瓷,日本的词是从中国传到朝鲜,在从朝鲜传到日本,通过朝鲜的新罗百济传到日本的南部,其中也有很多的传播途径,从日本南边传到北边,这么一个难得的经历,重要的经验,发现到了陶瓷的源头和发祥地。


日本代表团在西安市工艺美术学会李涧溪会长带领下参观 参观陕西省工艺美术协会, 西安市工艺美术学会,市工艺美术学会李涧溪会长为日本专家学者讲解工艺美术 在日本的古墳 时代,也就是公元300年到600年。烧窑技术和拉坯使用的转台技术从中国和朝鲜半岛传到了日本。所以日本古代的陶器和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进入16时代的安土桃山时代以后,随着休闲等独自的审美意识的产生。反映在陶器制造上也有了一些变化。当然不可能一概而论,当时的烧制的陶器由于窑温温度的变化,烧制过程中会产生变形、裂纹、落灰等情行。而这些都会被看作是一种美。在现代的日本釉这么样一个认识的倾向。就是认为陶器是用土做原料的,是现代艺术的一部分。陶器与木头、金属等一样是作品的素材,是作品的表现工具之一。


5_副本.png


森岡由利子在采访中说,此次来到西安铜川耀州窑遗址制作工艺现场,亲手感觉到了铜川泥土的粘性,感觉各种土不一样,土质非常好,粘性好,拉坯成型适合用传统古法炉具去烧制。工艺方面在中国陶瓷有很多的不同的装饰造型,但是在日本陶瓷是很朴素的,简洁的。


堀比佐志说:在我们的佛阁里,安放佛像主殿的位于最里边。原本属于寺院最重要的建筑的安放佛舍利的佛塔位于侧面。这属于再正常不过的日本寺院的布局方式。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就是这种布局方式。我们认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佛教,全部是源于印度,而是基于中国的佛教。我们日本用的佛经也没有翻成日语,而是从印度语翻成的汉语佛经。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说到很多日语词汇都来自佛教用语的汉语翻译。这样说来中国的佛教不光是对日本佛教有影响,也对日语以及日本人的思维方式也有很多影响。


曰夲白瓷专家森岡由利子 说,日夲从古墳时代到平安时代,镰仓,南北朝时期是跟中国是一样的,造型样式花形多,那时造型艺术受中国文化传统的影响,从中国到朝鲜再传到日本,主要受中国青铜器的影响,特别是在韩国伽耶时代,受中国青铜器装饰的花纹影响很大。 中国的青铜器装饰是蔓草和动物的形状,蔓草和动物一般人理解不了,青铜器是给神看的,不是给人看的,这也正说明了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对神的尊敬,也说明了中国5000年历史文化的精髓和灿烂文明是具有传承性,广泛性,世界性,是促进人类文明发展的瑰宝。


8.png


森岡由利子说,这次看了烧制兵马俑的遗址很震憾,兵马俑坑中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姿态,难以想象,在古时候土是怎么运来的?2号坑做得很细,手纹,鞋上的针和后跟,鞋底中间的针脚很细,古人的精湛技艺确实令人佩服!森岡由利子说,看到了半坡的不带釉的陶瓷,就知道了半坡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在日本,半坡这种地方是很少见到的。


此次来中国访问的有森岡成好先生,他是纽约美术学院现代美术馆长年展的常客。他的夫人森岡由利子,是研究白瓷的专家。他说兵马俑太不可思议了,这一次近距离,全方位立体性的感受了兵马俑,仔细观看陶俑结构很完美,层次很丰富。日本高桥台一先生说,他很久以前在日本看到过中国的一本书讲到过西安,而且在他19岁那年到中国受到郭沫若先生的亲切接见并握过手,所以很喜欢中国文化。


在半坡遗址,我们近距离地看到了一个早期烧制陶器的发源地。在这里我们可以想象当时人们的生活情景,窥视陶器在当时的作用,以及时人的审美观。在参观耀州窑制作现场的时候,我听他们介绍说现在不能用柴、炭来烧窑了,我感到非常遗憾。前些年我去韩国济州岛访问,并参观了他们的传统烧窑过程,因为它们已经30年都不这样烧窑了,现在烧起来很吃力。在西安我想到我们怎么样做才能保留下这种用柴、炭来烧制陶瓷的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国陶瓷不但具有独创性,而且能接近大众的生活,引领社会的发展。中国陶瓷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唯一的中国china。


上一篇:
下一篇: